立法解釋 司法解釋 行政解釋

允許立法機構進行事後解釋代表對立法機構意願的最大尊重,即立法機構解釋所立法律的具體運用可以推翻司法機構對法律的解讀。這種解釋在立法權和司法權分立的制度裏是不允許的:這種解釋行爲更類似進一步的、具追溯效力的立法行爲,是一種限制司法機構

整個行政系統中存在著各種行政管理職權,這些職權在行使過程中相互配合時產生許多專業性的問題。對於這些專業性的問題,需要作出明確的解釋。因此,行政解釋相對於立法解釋和司法解釋而言更具有專業

司法解釋就是依法有權作出的具有普遍司法效力的解釋叫做司法解釋。廣義上是指,每一個法官審理每一起案件,都要對法律作出理解,然後才能夠具體適用。因此,必須對法律作出解釋,才能作出裁判。每一個案件都要這樣做。由最高法院對具體適用

立法解釋是指制定法律機關作出的,爲使法律准確適用對其條款的立法含義的明確說明。指凡有立法權的機關對它制定法律或法規的解釋既包括人大及其常委會對它制定的法律的解釋,也包括國務院對它制定的行政法規的解釋,

7/7/2009 · 有關法律解釋的種類,不同的分類標準會有不同的種類出現。例如根據法律解釋是否具有法定的拘束力,則可分為有權解釋與無權解釋。又如有權解釋中根據法律解釋的機關主體作區隔,又可分為立法解釋、行政解釋與司法解釋。

10/4/2015 · 回歸以來, 1999年6月26日、2004年4月6日、2005年4月27日和2011年8月26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先後四次對香港基本法的多條條款作出解釋,這種解釋屬於立法解釋。而香港特區法院則對超過三分之一的條文作了司法解釋,次數遠遠超過

三權分立〔立法、行政、司法英文翻譯:separation of powers,點擊查查權威綫上辭典詳細解釋三權分立〔立法、行政、司法英文怎麽說,怎麽用英語翻譯三權分立〔立法、行政、司法,三權分立〔立法、行政、司法的英語例句用法和解釋。

成文法存在法律漏洞時,需要通過立法、立法解釋或司法解釋來補充。按照《香港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 [註 1],第一款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對《香港基本法》擁有解釋權,第二款規定人大常委授權香港特區法院審理案件時解釋《香港基本法》 [4]。

立法解釋 ·

法律解釋的分類如下: (一)法律解釋 1.立法解釋(對人民或相對人) 2.司法解釋(大法官會議,判例,司法行政) 3.行政解釋(行政釋示,拘束行政機關) (二)文理及論理解釋

作者: Eunice’s TALK

(1)正式解釋,通常也叫法定解釋,是指由特定的國家機關、官員或其他有解釋權的人對法律作出的具有法律上約束力的解釋。正式解釋有時也稱有權解釋。根據解釋的國家機關的不同;法定解釋又可以分為立法、司法和行政三種解釋。

(1)正式解釋,通常也叫法定解釋,是指由特定的國家機關、官員或其他有解釋權的人對法律作出的具有法律上約束力的解釋。正式解釋有時也稱有權解釋。根據解釋的國家機關的不同;法定解釋又可以分為立法、司法和行政三種解釋。

管教授及吳博士分別就「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行使立法解釋與司法解釋權的歷史與前瞻」及「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釋權與案例在當今中國法院的重要性」作出深入的探討與闡釋。管教授表示,全國人大常委會作為國家最基本的政治架構,保留立法解釋

允許立法機構進行事後解釋代表對立法機構意願的最大尊重,即立法機構解釋所立法律的具體運用可以推翻司法機構對法律的解讀。這種解釋在立法權和司法權分立的制度裏是不允許的:這種解釋行爲更類似進一步的、具追溯效力的立法行爲,是一種限制司法機構

在香港奉行的普通法制度下,只有法院在審理案件的過程中可以解釋法律。行政或立法機關如果認為法院對法律的解釋偏離了立法原意,唯一的補救辦法是修改法律。法律解釋權屬於司法機關的原則,香港的法律和司法界一貫奉為金科玉律,根深蒂固。

 · PPT 檔案 · 網頁檢視

一、行政解釋 二、立法解釋 三、司法解釋 一、行政解釋 1.解釋法令 2.解釋行政法令 3.下級機關應受上級機關拘束;上級機關得變更或撤銷下級機關之解釋;行政機關之解釋不得與憲法或法律相牴觸。 一、行政解釋 優點: 1. 切合適用 2.

(d)最高行政法院97年度判字第00053號判決稱:「行政訴訟法所謂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係指原判決所適用之法規與該案應適用之現行法規相違背,或與解釋判例有所牴觸者而言。」 B、D–>司法解釋 C–>行政解釋 司法解釋、行政解釋、立法解釋為有權解釋

一、立法解釋(立法院):立法機關直接在又稱法律解釋,規定的清楚明白。是立法機關根據立法原意,對法律規範具體條文的含義以及所使用的概念、術語、定義所作的說明。作出法律解釋的目的是為了更準確地理解和適用法律。 二、司法解釋(司法院):

解釋文: 訴願法第四十七條第三項準用行政訴訟法第七十三條,關於寄存送達 於依法送達完畢時,即生送達效力部分,尚與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訴願 及訴訟權之意旨無違。 資料來源: 司法院 司法周刊 第

立法解釋,是立法機關根據立法原意,對法律規範具體條文的含義以及所使用的概念、術語、定義所作的說明。作出法律解釋的目的是為了更準確地理解和適用法律。中文名稱立法解釋外文名稱legislative interpretation解釋機關全國人大常委會效力最高解釋

在香港奉行的普通法制度下,只有法院在審理案件的過程中可以解釋法律。行政或立法機關如果認為法院對法律的解釋偏離了立法原意,唯一的補救辦法是修改法律。法律解釋權屬於司法機關的原則,香港的法律和司法界一貫奉為金科玉律,根深蒂固。

1.稅法解釋效力較低。 目前,效力級別高的立法解釋與司法解釋數量極少,行政法規和規章級的解釋也並不多。大量的稅法解釋是由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及地方政府和省以下稅務機關完成的,其解釋多是稅收規範性文件,而規範性文件在整個稅法體系

司法解釋 發文單位: 司法院 解釋字號: 釋字第706 號 解釋日期: 民國 101 年 12 月 21 日 相關法條: 行政程序法 第 131 條(94.12.28) 民法 第 391、397 條(99.05.26) 國家賠償法 第 2 條(69.07.02) 解釋文: 財政部中華民國七十七年六月二十八日修正發布之修正

 · PDF 檔案

《香港基本法》立法解釋制度及其完善 治港”、高度自治實踐中,隨着時間的推移,有些問 題是當年的立法者所無法準確預料的,立法解釋的正 當性無疑呈日漸式微的發展態勢。 第四,《香港基本法》規定了基本法的解釋制度,

有關法律解釋的種類,不同的分類標準會有不同的種類出現。例如根據法律解釋是否具有法定的拘束力,則可分為有權解釋與無權解釋。又如有權解釋中根據法律解釋的機關主體作區隔,又可分為立法解釋、行政解釋與司法解釋。

司法解釋 發文單位: 司法院 解釋字號: 釋字第687 號 解釋日期: 民國 100 年 05 月 27 日 相關法條: 行政程序法 第 159 條(94.12.28)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24 條

成文法存在法律漏洞要通過立法、立法解釋或司法解釋上補充。按照《香港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一款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對《香港基本法》擁有解釋權,第二款規定人大常委授權香港特區法院審理案件時解釋《香港基本法》 [4]。

 · DOC 檔案 · 網頁檢視

玖、法律解釋與適用 一、何謂法律解釋?法律何以需要解釋? (一)法律解釋的意義: 所未法律解釋乃指對原則規定的法律條文,依立法精神及旨意,析言其文理 及事理,加以適切之說明。 (二)法律需要解釋的原因: 1.闡釋法條之文字的疑義:依各

司法解釋“立法化”現象探微 袁明聖(江西財經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江西南昌330013)[摘要]由於立法技術、歷史傳統、價值觀念、法官思維能力以及司法體制等方面因素的綜合影響

以下是今日(十一月三十日)立法會會議上毛孟靜議員的提問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的答覆: 問題: 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在本月七日第二十四次會議上,對《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作出解釋(常委會的解釋)。

法律解釋是司法機構解讀和運用成文法的過程。當案件涉及成文法時,法律條文經常必須經過一定的解讀。有時法律條文的意義淺顯直白,但許多時候條文所用字句的意義會在一定程度上稍有含糊或不確定,因此法庭必須決定條文的準確含義。

司法解釋 發文單位: 司法院 解釋字號: 釋字第638 號 解釋日期: 民國 97 年 03 月 07 日 相關法條: 行政罰法 第 1、10、14、15 條(94.02.05) 解釋文: 中華民國八十六年五月十三日修正發布之公開發行公司董事、監察人 股權成數及查核實施規則第八條

上海的孔濤律師認為,越權立法,說輕是篡權,說重是造反。 大陸大律師陳有西也認同說:「如果將司法解釋權降低到發個行政文件一樣容易,是國家司法權矮化,不能守護社會基本底線的表現。根源還是司法不獨立,不能守護民權,強勢政府,弱勢法院。

在香港奉行的普通法制度下,只有法院在審理案件的過程中可以解釋法律。行政或立法機關如果認為法院對法律的解釋偏離了立法原意,唯一的補救辦法是修改法律。法律解釋權屬於司法機關的原則,香港的法律和司法界一貫奉為金科玉律,根深蒂固。

司法審查的意思是:[judicial review]指由國家的法院對政府的立法、行政和管理部門的活,點擊查查權威在線詞典詳細解釋司法審查的解釋、含義、近義詞、反義詞和造句。

在香港奉行的普通法制度下,只有法院在審理案件的過程中可以解釋法律。行政或立法機關如果認為法院對法律的解釋偏離了立法原意,唯一的補救辦法是修改法律。法律解釋權屬於司法機關的原則,香港的法律和司法界一貫奉為金科玉律,根深蒂固。

以解釋主體為標準劃分,我國的法律解釋可區分為立法解釋、審判解釋、檢察解釋和行政解釋四種,其中審判解釋和檢察解依法律應稱為「具體應用法律的解釋」,但常被統稱司法解釋。

2016年11月10日 AM 730《鈺成其事》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解釋,是基本法在香港實施以來第五次「人大釋法」;跟過去四次一樣,本港不少

引言 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釋(以下簡稱’最高解釋’),在中國大陸特殊法治背景下,發展可謂自成一格。過去因1949年’建國’後的立法滯延,復經文革十年法院的審判停頓,幸有最高人民法院運用解釋權,特別是藉由法院內部請示與批復,一面宣導

成文法存在法律漏洞時,需要通過立法、立法解釋或司法解釋來補充。按照《香港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 [註 1],第一款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對《香港基本法》擁有解釋權,第二款規定人大常委授權香港特區法院審理案件時解釋《香港基本法》 [4]。

《基本法》是中國憲法的一部分,解釋權力只有一項,就是憲法第六十七條第一項而不是第四項;大陸法的立法解釋,是指立法機關對其制定的法律的解釋,《基本法》的立法權和修改權都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只有解釋權,無權進行立法解釋,「本法的